伊朗坠机疑云:航空专业人士多数意见为被导弹击落,有当年美

作者: admin 分类: 热点 发布时间: 2020-01-09 22:12

 1月8日伊朗导弹报复袭击美军当天,一架从伊朗首都德黑兰机场起飞的乌克兰班机坠毁,机上176人全部遇难,举世震惊。

这架航班号为PS752的乌克兰国际航空班机,计划飞往乌克兰基辅。伊朗当地时间早上6时12分从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起飞,不到三分钟,在6时14分便失去了联络。

痛苦属于全世界:这架坠毁的波音客机上,机组成员加乘客共载176人,分别为82个伊朗人、63个加拿大人、11个乌克兰人、10个瑞典人、4个阿富汗人、3个英国人与3个德国人。其中,持加拿大护照的乘客多数是伊朗裔学生,他们在假期后返校。他们计划从基辅转机飞往加拿大多伦多,这是德黑兰到多伦多的最便宜航线。

当地“吃瓜民众”在推特上公布了一段视频,记录了飞机的坠毁时刻:漆黑夜空里,一团耀眼的火球从空中跌落,最终触地爆炸。飞机在夜幕中起火坠落的视频,并不能展现更多信息。

伊朗媒体很快声称这是一场技术故障导致的悲剧,证据是机场工作人员斩钉截铁下的结论。但鉴于伊朗媒体一向可信度很低,而且飞行事故鉴定其实需要一个漫长过程,故目前不能采信伊朗的说法,即无法下定论。

伊朗坠机疑云:航空专业人士多数意见为被导弹击落,有当年美国巡洋舰错误击落伊朗客机的历史经验为证

红新月会工作人员检查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飞机残骸,这架飞机在伊玛目霍梅尼机场起飞后坠毁

就在这一空难事故发生前,当天黎明时分,伊朗向美军在伊拉克的两个基地发射了15枚弹道导弹(伊朗方面声称的是30枚)。至于战果,美国方面公布美军没有人员伤亡、受到的损失微乎其微,伊拉克方面表示有平民死亡,伊朗则声称击毙80余名美国士兵,摧毁多架直升机和无人机。

导弹袭击后不久,客机神秘坠落,给了外界无限猜测的可能性。约旦媒体在推特上说,这是伊朗空管局错误击落的。这一说法当然没有任何证据,但符合敏感时期的特殊逻辑。

由于飞机就坠毁在机场附近,搜救工作没有任何障碍,黑匣子很快被找到。不过,伊朗官方宣布不会将黑匣子交给包括波音在内的任何美国厂商,当然,这是出于他们一贯的反美立场。乌克兰方面则成立事故调查委员会,将会全程参与后续调查。

被导弹击落还是飞行故障?

这架坠毁的波音客机,型号为737-800,交货才3年,是标准的新飞机。当天其信号中断的时候,飞行高度为7900英尺(大约2407.92米),速度是270节(大约500千米/每小时),正处于爬升高度阶段,应该开着自动驾驶仪。

“最大疑点是,它是突然失去对外联络信号和动力的。”杨先生说。他是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航空工业资深从业者,长期钻研军事航空领域。他分析,波音737-800采用两台CFM56发动机,这是一款非常成熟可靠的产品,两台发动机因故障同时失效的可能性接近于零,比中500万彩票或走路上被流星砸到的概率还低。

即便两台发动机都失效,飞机上的备用电源能保证持续对外发送信号,但这架倒霉飞机音讯全无,这就很蹊跷了。惟一的可能性是空中解体,不过新飞机因结构出问题导致解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最大可能就是遭遇了防空导弹,或者机内预先藏了定时炸弹。

 

伊朗坠机疑云:航空专业人士多数意见为被导弹击落,有当年美国巡洋舰错误击落伊朗客机的历史经验为证

2020年1月8日清晨,一架载有176名乘客的乌克兰飞机在伊朗首都机场附近坠毁,机上所有人遇难。

杨先生觉得防空炸弹惹祸的嫌疑最大。“报复性行为过后几个小时,按照正常逻辑推断,伊朗的防空网肯定枕戈待旦,全部戒备,并且下放开火权。”他推断,“在现代防空作战中,并且已经知道美国的报复随时可能出现,根据这些经验,美军第一批打击力量不是巡航导弹就是隐身飞机,不会给你的防空体系留下什么反应时间。那么目标只要符合特征,就开火。”

但这个假设的最大疑惑是,这架飞机是在机场正常起飞的,方位、高度、爬升率都是固定的,它始终规规矩矩处于空港的航线上,而空港的航线就那么几条。此外,民航飞机始终开着应答器,不开的话连导航都成问题。再其次,波音737的庞大体形使得其雷达反射面积很大。因此,在任何正常情况下,它都不应该被当作敌性目标。

问题很可能是因为这一刻不是正常情况,是整个伊朗防空体系绷紧神经的时刻。

“人在应急状态下,出现误判是很常见的,甚至容易出现幻听幻视。可以想象,那天晚上,整个伊朗的武装部队、防空系统,都是高度戒备、高度紧张的。一旦美国发动空袭,过来的东西都是目标特征很小的,故伊军开火门槛很低。”杨先生猜测,“正常情况下如果某地区域发现空情,肯定会逐级上报逐级核实,甚至派飞机过去看看。但在高度紧张高度戒备情况下,很可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打了再说。”

不过,杨先生的观点并不完全得到圈内人士的支持。同样也在航空工业系统谋职,工作和业余时间都从事军事研究的莫先生,更相信是机械故障或者炸弹所为。“在机场管制区内,怎么可能被导弹打下来?防空系统核心是对整个空情的掌握,飞机怎么过来,飞机是什么飞机,民航机是清清楚楚显示在屏幕上,而且这飞机的发动机信号是时时刻刻可以跟踪和调用的。”他首先排除了导弹击中说。相比导弹袭击,他觉得飞机撞鸟导致发动机故障的可能性更大。

空难调查是一个漫长过程,判读黑匣子信息需要大量时间,短期内肯定无法确认飞机坠落的真实原因。莫先生甚至断言,连黑匣子都不一定能分析出飞机是否是被击落的,需要结合黑匣子和残骸的线索综合分析。

历史循环?伊朗客机曾被美国巡洋舰击落

目前专业圈内,以杨先生为代表,导弹误击客机说最流行。这一说法有历史经验作牢固支撑。

两伊战争结束前夕的1988年7月3日,再过一天就是美国国庆日,但巡弋在波斯湾水域的美国巡洋舰文森尼斯号上的官兵,体验不到国庆日前夕的兴奋和欢乐气氛。

该巡洋舰为提康德罗加级,配备有当时最先进的海军防空系统——宙斯盾系统,以相控阵雷达为核心。这款军舰的定位,是对抗正处于鼎盛时期即1980年代的苏联海军对美国航母编队发起的反舰攻击,而且是饱和式攻击。简单说就是随时在假想着,敌对的苏联会突然将上百枚反舰导弹铺天盖地打过来。

更为特殊的是,文森尼斯号当时巡弋的海域,曾在一年多前,即1987年5月17日,发生过误伤事件:当年巡航的美国佩里级护卫舰史塔克号,被一架伊拉克空军幻影战斗机发射的两枚飞鱼反舰导弹击中,死37人。这纯粹是一场误伤,但给美国海军投下深深的阴影。

伊朗坠机疑云:航空专业人士多数意见为被导弹击落,有当年美国巡洋舰错误击落伊朗客机的历史经验为证

伊朗航空655号班机空难示意图。

所以,文森尼斯号上舰员当天一直提心吊胆。突然,对空雷达上出现不明目标,神经高度紧张的雷达操作人员误读了飞行轨迹,明明飞行物是在爬升,但被误判成正在下降,一副准备发起对海攻击的架势。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文森尼斯号巡洋舰整个指挥链条上所有人都把这架飞机判断成伊朗军方的美制F-14战斗机。舰长下令开火,两枚“标准”防空导弹带着烈焰扑向目标,顺利击中。

结果却是惹了大祸:目标根本不是F-14战斗机,而是伊朗航空的空中客车A300B2民航客机。飞机上共有290名乘客以及机组人员,全部遇难无一幸存。其中有66个儿童、1名孕妇,悲剧惨痛。

1996年2月22日,美国赔偿伊朗1.3180亿美元,双方达成和解,伊朗撤销1989年在国际法院提起的诉讼。

日光之下无新事。地区形势再一次剑拔弩张之际,又一架客机坠毁在中东。上次是空客,这次是波音,只是这次尚无坠机定论。正因为有前车之鉴,杨先生相信伊朗防空部队重复美国海军当年的误判行为是有可能的。

“如果更多残骸照片出来,如果表面覆盖件、结构件的照片一多,那就好判断多了。现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下,我坚持认为这架客机(坠毁)是被伊朗防空系统打下来的。”他回顾历史后总结道。

击落民航客机有多容易?

上一次震惊世界的民航客机被击落事件,是马来西亚航空的17号班机(MH17)空难。

2014年7月17日,该航班从荷兰阿姆斯特丹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在靠近俄罗斯边境的乌克兰领空遭遇一枚俄制SA-11“山毛榉”地对空导弹袭击。飞机在1万米高空中解体,283名乘客和15名机组成员全部丧命。

MH17空难是进入21世纪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空难。MH17失事联合调查委员会认为,导弹来自驻扎在俄罗斯库尔斯克的俄军第53防空导弹旅。不过俄罗斯方面拒绝承认,坚持说导弹是乌克兰军队手中的苏联时代存货,是西方国家抹黑俄罗斯。

事实上,俄罗斯军方在击落民航客机方面是有历史传统的,此前击落过两次,位于全球首位。

1983年9月1日,大韩航空007号班机波音747,从美国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飞往韩国汉城,起飞后偏离航线,导致两次入侵苏联在堪察加半岛和库页岛的领空。苏联防空军出动了苏-15截击机,太阳尚未出来,苏联飞行员将其误判成美国空军RC-135侦察机。

伊朗坠机疑云:航空专业人士多数意见为被导弹击落,有当年美国巡洋舰错误击落伊朗客机的历史经验为证

俄国画家笔下的大韩航空007号班机空难。

按照苏联官方说法,在联系不上、四次空射炮击警告无效的前提下,苏-15发射了两枚空对空导弹,命中一枚。飞机坠毁在库页岛附近海里,246名乘客加上23名机组成员全部死亡。

“我看到了两排舷窗,猜测那是一架民用机;但并未直接看见机内的乘客和驾驶员。因KAL 007正在夜航,机内灯光昏暗,客舱大部分舷窗被关闭。这对我无所谓,要知道把民用机改装为军事用途是很容易的。”击落客机的苏联飞行员在1991年接受采访时的说法则与苏联官方口径不一样,“我发射了四次,打了超过两百发炮弹,看在上帝的份上,我装的全是穿甲弹,不是能燃烧的曳光弹。我怀疑有没有人能在夜里看见它们……我没看见弹头,但他们可以看见机炮口的火焰,在那黑夜中,谁都能看见……我很想迫降它,非常想,你以为我想杀他吗?我还想和他喝一杯呢!”

当时世人觉得,这场空难不能都怪苏联军人,机长的马虎差不多占一半责任。然而,叶利钦在1992年公布了一些机密文件,包括这份黑匣子,苏联飞行员根本没有尝试跟客机进行无线电联系,也没有发射警告的曳光弹。

更早是在1978年4月20日,也是大韩航空,波音707客机,在摩尔曼斯克附近被苏联防空军的苏-15战斗机击落。苏军当时把客机误判成侦察机RC-135。这种误判的可能性很大,RC-135就是用波音707改装的。

不过这次运气还算好,尽管客机被两枚导弹击中,机舱瞬间失压导致2名乘客丧生,但飞机成功迫降在一个冰湖上。运气关键在于,攻击用的是两枚用红外制导的近程导弹,装药量小。

以色列也误击过一架客机。1973年2月21日,利比亚阿拉伯航空114号班机——一架波音727客机,被以色列空军的两架美制F-4战斗机用机炮击落。以色列空军没有像苏联防空军那么简单粗暴,机炮只瞄准机翼,让客机迫降。然而,飞机在沙漠上用机腹迫降时发生爆炸,机上113人里死亡108人。

以上是死亡人数较多、国际影响较大的例子,此外其实仍有许多民航客机被击落的案例。虽然死亡人数可能不多,但每一个遇难者的离去背后都是一个家庭的痛苦。

伊朗坠机疑云:航空专业人士多数意见为被导弹击落,有当年美国巡洋舰错误击落伊朗客机的历史经验为证

伊朗航空655号班机空难祭日,伊朗人进行海祭。

此次在德黑兰坠毁的客机上,手持加拿大护照的伊朗裔年轻学生们,他们的父母中或许曾有巴列维国王的支持者,跟霍梅尼有血海深仇,所以逃离了伊朗,让孩子获得了新的国籍。也或许,这些学生中一些人的父母是革命后伊朗的新贵,所以有条件把孩子送出国。

但无论是哪派,他们在空难面前完全平等,他们都是无辜者。